《安家》:扶弟魔與媽寶男齊聚房家,為什么親情不堪一擊?

  

  01

  聽過這么一個搞笑段子:讓媽寶男娶了扶弟魔,讓扶弟魔嫁給媽寶男——估計,這個家庭夠嗆。當然,這個可能性不會太高。自己知道怎么一回事兒,難得跳出了原來的家庭又要跳進同樣的家庭?拜托,這樣的人生確實沒有半分樂趣。但,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?扶弟魔與媽寶男,好像是“成雙成對”的出現在同一家庭里。也就是說,姐姐是扶弟魔、弟弟是媽寶男。你說,這情何以堪?

  

  02

  有些扶弟魔,那是因為責任在身、所以自動自覺扮演這種角色。但,誰會這樣呢?畢竟,負擔重、任務大。除非家里就只有她這個姐姐,帶著一個還在流鼻涕的弟弟。有些扶弟魔,就是被家里其他成員情感綁架繼而金錢綁架。而《安家》中的“房家”就是這么一個典型例子:潘貴雨既把房似錦的爺爺當擋箭牌、又把房似錦的弟弟當借口。反正你就是要給錢,仿佛房似錦一輩子欠了他們。

  

  03

  但,你這個“扶弟魔”也要讓人家當得省心一些啊。一開口就是“一百萬”,你以為這些錢都是天上掉下來的嗎?你以為上海就會遍地是黃金?狗屎就有,其他黃金沒有。房似錦一次次滿足潘貴雨的要求,這就助長了對方的氣焰。要錢比討債還要恐怖,不僅僅影響了日常生活連日常工作都變得不“正常”了。如此影響,從來就沒有想過對這個女兒多么糟糕。錢,就是親情的唯一維系。

  

  04

  多少人,看到潘貴雨出現都會被氣死。哪有這樣的媽?在她眼中,女兒就是草、兒子就是寶。正因為有這樣的母親才會慣出那樣的兒子。“媽寶男”應運而生,在同一個家庭形成一個可怕的閉環:母親要求女兒當扶弟魔,母親又把從姐姐那里得到的金錢給了兒子。這樣的話,這個當弟弟的、當兒子的,順理成章不需要自力更生。畢竟,他不需要為錢發愁。他的媽媽、姐姐,自會謀劃。

  

  05

  有人分析,房似錦不算標準的扶弟魔。但,房似錦寄回家的錢幾乎都用在弟弟身上。潘貴雨找房似錦要錢的理由,不是弟弟要買房就是弟弟要結婚。最大的經濟負擔,并不是來自房似錦的爺爺。所以,總的來說房似錦就是個扶弟魔。可怕的是:房家棟不只是個媽寶男,還與媽媽一起算計姐姐。潘貴雨前面當先鋒,房家棟在后面溫柔一刀。一方面喊窮,一方面又說自己在努力、別擔心。

  

  06

  唉,這一家都是戲精。真是沒有誰了,房似錦被吃得透透的。如果不是因為爺爺去世,這樣的生活將會拖累拖死房似錦。在中國傳統來說:血濃于水,無論去到天涯海角——這一家人就是一家人。都要同甘共苦,都要團結一心。只要家在,就沒有什么可以害怕的。說得輕松,實際呢?像房似錦,扶弟魔已經耗掉她所有的心血。所謂的斷絕關系,只是一時氣話。事到頭來,你還會心軟。

  

  07

  只是,為這樣的家感到悲哀。(文/飄雨桐)親情,為什么就如此不堪一擊呢?

評論

  • 相關推薦
  • 新聞
  • 娛樂
  • 體育
  • 財經
  • 汽車
  • 科技
  • 房產
  • 軍事
ag亚游骗局亚洲最佳平台 - ag8.com亚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