誰不是磨礪著婚姻感嘆著愛情,一邊忙著瑣碎,一邊說這就是人生

  

  電視劇#安家#劇評

  # 01

  人生如戲,戲如人生,臺下望著臺上你,一顰一笑一淚一語,都是命運中的自己。

  由孫儷和羅晉主演的都市職場劇《安家》,一晃已經播到了50集,提起筆想寫點什么,回望劇情,仿佛這50集,就是50個版本的人生。

  無論是龔蓓蓓婚姻中的高薪低配,還是老嚴夫婦的望子成飛,都那樣的真實,觸達心靈。在大學畢業前,我父母也和爺爺奶奶住在一起,我知道一家6口在漫長的歲月里,會經歷些什么。

  所以當龔蓓蓓提出再買房的時候,不得不想起我媽媽這些年的掙扎,一邊是頤養孝道,一邊是兒女情長。

  即便如龔蓓蓓那樣有著高學歷,異常理性又富有遠見的人,也免不了左右為難,又何況眾生里,那些普通的家庭主婦呢!

  

  你能想象得到,在一個百十平米的房子里,有一對老人每天從睜眼吵到閉眼的日子,是怎么熬過來的嗎?

  所以在爺爺奶奶過世后,我爸爸跟我媽媽道歉,他知道她苦,只是夾在中間同樣不堪。幸好媽媽是一個處事得體的偉大女人,她只是白了我爸一眼說,從跟你結婚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,嫁給你是要吃點虧的。

  或許婚姻就是這樣,像一把放進機器里的大豆,要仔細研磨,才能出來冒著香氣的豆汁。在瑣瑣碎碎的生活里,都是含笑飲黃連,心里再苦也說著甘之如飴。

  因為,這個世界上還有需要他們去守護的人。

  

  # 02

  老嚴夫婦,就是這樣的人,把一生奉獻給了子女,靠賣包子從農村走出來的小老頭、小老太太,硬是靠著一雙勤勞的雙手,幫兒子在上海那個寸土寸金的地方買下了一套房。

  可是,他們卻沒有權利住進去,房產證上,連個名字都不配擁有。

  記得幾年前有個新聞報道,一個靠拾荒供兒子讀大學的老人,每次去學校看兒子,都要假扮成老鄉,在遠遠的地方見面。

  諸如此類的事,倒也不新鮮了,只能說,可憐天下父母心。但更可憐的,或許是他們的孩子,活得毫無溫度,寧可缺失親情,也要體面地生存。

  一個人能把自己活成一臺機器,你還根本指望不了他們能懂得什么叫做感恩。

  房似錦倒是懂得感恩,卻又配了一個貪得無厭的媽媽,所以你看,世間事,當真是難兩全。但無論如何,都要把日子好好過下去,因為有一種幸福叫做苦盡甘來。

  

  我是2013年來的上海,那時大學剛剛畢業,心里還是鮮花怒放的,發誓要在這個地方有一番自己的作為。記得到上海的第一天,就站在外白渡橋上大聲喊了一句“魔都,我來了”,現在想想,可笑至極。

  因為當天晚上就體驗到了什么叫流離失所,只好在24小時便利店里坐了整整一夜,期間喝了四杯奶茶,吃了三包薯片,以及嚼了口香糖若干。

  雖然后來因為著急找工作,被騙了兩次,工作以后,也在背后挨過“刀子”,但我相信,這個世界總是好人更多的。奶茶店值班的姐姐,在了解我的情況后,就讓我住到了她那里,后來又跟我重新合租了一套,還替我墊付了房租。

  因為這一點點溫暖,我始終熱愛著上海,熱愛著這個世界。

  

  # 03

  很多時候,看著房似錦,就仿佛看到了那個時候的自己。但她是幸運的,因為她遇到了徐姑姑,一個可以一生所愛的男人。

  上天是公平的,它沒有給房似錦一個好的家庭,卻給了她一段完美的愛情。在一座城市里,有人疼惜你,呵護你,陪你風風雨雨,和你計劃未來,我想對于一個女孩子來說,沒有比這更幸福的事情了。

  曾經,我也有過。

  工作的第二年,我遇到了他,是一個四川男孩,大我二歲。追我的時候,他跟我說,我們會在上海有一個屬于自己的家,我深信不疑。事實上,他也足夠努力,為了能實現夢想,他要同時做兩份工作,即便這樣,也沒有疏忽對我的照顧。

  但這里是上海,只有努力是不夠的,況且,他就是另一個版本的樓山關,有一大家子人拖累著他。我27歲那年,他29,我跟他說,要不,我跟你回四川老家吧,若能過得幸福,在哪里都是一樣的。

  他求我說,再奮斗一年,我讀了四年大學,村里只有三個大學生,其他兩個都混得很好,這樣回去會被笑話。

  

  于是這一年,就成了我們感情的最后一年,大概他也知道出頭無望,不久以后就開始自暴自棄,又把僅有的十幾萬積蓄扔進了股市里,為了讓他振作起來,我辭了職陪他創業,又從我媽媽那偷偷借了五萬塊錢給他。

  就在日子剛剛好轉的時候,他回了一趟老家,然后再也沒有回來,只是在短信里跟我說,他訂婚了。我不信,我說你不擅長說話,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?

  他只回了一句,我們不合適,于是,四年的感情就劃上了休止符。

  現在說起來風輕云淡,但那段日子的確難過,畢竟四年,畢竟是我的初戀。我甚至都想過,只要他點頭同意,我就陪他回四川,裸嫁也可以,我們都年輕,不會沒有未來的。

  2018年5月份,他在朋友圈發了結婚照,我大哭了一場;后來輾轉聽說,對方是個身體有缺陷的女孩,我又大哭了一場,本來,那個人應該是我的。他把5萬塊錢還給我時,告訴我說,他爸爸過世了,如果再晚幾個月,就能看到自己的孫子了。

  這一次,我沒哭,只覺得心里哪個地方被什么東西扎了一下,往死里疼。

  

  # 04

  我不認命,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,他遵從父親的愿望,回去結婚,以盡孝道,我不怪他,只怪自己沒這樣的福氣。

  所以,我很羨慕房似錦,他那樣好,她也那樣好。無論遇到什么事,兩個人都可以相互信任,相互依靠。更羨慕江奶奶和宋爺爺,真正做到了執子之手與子偕老。

  只是,這樣的愛情,可遇不可求。

  但我相信,我們每個人最終都會有自己的歸宿,只要惜緣惜人惜福,就能遇到一生所愛。

  所以我痛恨像闞文濤那樣的男人,輕視像張乘乘這樣的女人,明明幸福就握在手里,卻還東張西望地問,它在哪?它在哪?

  或許就像張愛玲在《傾城之戀》里寫的,人總是在接近幸福時倍感幸福,在幸福進行時卻患得患失。

  希望每個人都能安下自己的家,擁有一套能裝得下婚姻和愛情的房子,然后養幾只狗狗,兩個孩子,相濡以沫過完這一生。

評論

  • 相關推薦
  • 新聞
  • 娛樂
  • 體育
  • 財經
  • 汽車
  • 科技
  • 房產
  • 軍事
ag亚游骗局亚洲最佳平台 - ag8.com亚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