能一起賺錢的情侶都是生死之交

  去年初我發過一條微博說,我對合作伙伴的忠誠度100%,但對親密愛人卻不一定。

  這句話并不是說愛情在我這里有多么隨意,只是在表達我對每一次合作的態度都無敵嚴謹,哪怕只是兩三天或者一段時間。我要求自己以對彼此負責,也希望我搭檔的品行和能力足夠好。

  說起這個是因為,分手之后,我跟小也變成了合作關系。

  朋友知道以后開玩笑問我,給前男友打工是種怎樣的體驗?

  有一說一,剛開始確實很別扭。

  前男友是個特別倒霉的人。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,回頭看每個重要的人生節點,自己永遠是靠努力過關的,幸運這兩個字跟他毫無關系。

  剛開始的時候我不信,還信誓旦旦跟他說,沒關系那就把我的好運分你一半。到現在我根本不敢說這樣的話了,認識久了才發現,原來有的人確實事事不順。沒有說他不好的意思,只是事業上的難題確實太多了。

  這幾年實體越來越不好做,教育行業也不例外。小也原計劃過完年開展線上業務,結果疫情來勢洶洶,樣板學校涼涼,白搭了人力物力,線上運營沒有絲毫準備,不知從何下手。

  分手恰巧就是那段時間。其實在分手前一個月我們倆的狀態就已經很危險了,他事業上壓力巨大,加上我責怪他沒有對感情長遠考慮過,兩個人陷入無話可說的境地很久了。

  好多人問我到底為什么分手,每次我都不知道說什么,沒有特別的引爆點。我說過,作為朋友,我非常理解他,但作為戀人我不接受。

  這也是我支持他創業,這些天一直幫助他的主要原因。如果不是戀人關系,我們應該是很好很好的朋友,因為他待人真誠,我也不錯,所以他需要我的時候我義不容辭。

  簡單說,具體過程就是分手以后,我倆時不時尬聊兩三句。因為他沒有線上運營的任何經驗,整個人都特別消沉,所以我有了好的點子都會分享給他,以前聽過的有用的課程也都安利給他。

  后來他覺得這事兒有希望,又重拾信心,我們倆開始重新組團隊,做課程、談合作、剪輯視頻、討論IP。雖然現在也還沒有拿得出手的成果,但一切都在按計劃進行。

  Cream問我,你覺得這事兒值得嗎?感覺你比對自己的事情都上心。我不知道怎么答,只能說于心無愧吧,畢竟剛剛起步而已。

  我也不是圣母心,之后是要分成要拿錢的。只不過稍微了解互聯網的都知道,0到1永遠是最難磕的階段。

  說實話,我愿意跟他合伙做這件事的最重要原因,還是信任。在我看來,信任是一切社交行為的根本。

  因為過去的日子里我們經歷了太多事情,我確信他的人品足夠好,外加他有家庭背景背書,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,所以我才愿意費心勞神走這一遭。

  在這兒我也要叮囑大家一句,合作有風險,掏錢需謹慎。不要學我,在跟前男友合作這件事情上,我非常冷靜,并且可以承受任何風險和變故。

  做自媒體第五年,親身經歷的事情很多,收到的投稿也太多太多,我深知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有多微妙。不管親人、戀人還是所謂的摯友,不談到切身利益,永遠不知道對方人品到底怎樣。

  前些年我爹跟親戚做生意,最后不歡而散,到現在還欠著我家十多萬。年底我媽催賬,對方說,等我結婚的時候包個大紅包,一起還。品品,分割財產的時候我初三,現在我大學畢業三年了。

  曾經有讀者給我投稿說,跟男朋友一起開網店,他負責跑渠道,她主管運營。等渠道鋪好,貨源對接好,店鋪一切步入正軌以后,她被一腳踹開,一分沒給。

  我哥們開MCN公司,2018年因為利益分歧,被合伙人撬走了好幾個甲方,自己出去單干。因為他不是法人,公司在法律上跟他沒有任何效益,只能乖乖吃了啞巴虧。

  在有些人心里,利益高于一切。

  太多太多段感情毀于金錢。

  我本來想說,別用金錢去考驗人性,可想來想去覺得不太對勁。與其說是有的人沒有禁受住金錢的誘惑,倒不如說,他辜負了那份信任。

  

評論

  • 相關推薦
  • 新聞
  • 娛樂
  • 體育
  • 財經
  • 汽車
  • 科技
  • 房產
  • 軍事
ag亚游骗局亚洲最佳平台 - ag8.com亚游